摘要:2012年9月24月,我在焦作市农村拍摄了一副一位农妇收玉米的照片。同年9月26月,首发于四月风网站《齐嘉杰的博客》,文章标题为《玉米熟了》。(见附图1)2016年9月25日,发现一个资讯客户端发表该客户端作者"头条号/祝子庆”在一篇稿子中使用了这幅照片,作者把我在照片右下方的水印裁掉,打上了“头条号/乔子庆”的水印。(见附图2)作者行为构成剽窃,侵犯了我的著作权和署名权。龙邦老师写的新闻稿,叙述了我投诉未成的经过和法律界人士的看法。

【摄影聊吧114】我的照片被剽窃 

2012年9月24月,我在焦作市农村拍摄了一副一位农妇收玉米的照片。同年9月26月,首发于四月风网站《齐嘉杰的博客》,文章标题为《玉米熟了》。(见附图1)2016年9月25日,发现一个资讯客户端发表该客户端作者"头条号/祝子庆”在一篇稿子中使用了这幅照片,作者把我在照片右下方的水印裁掉,打上了“头条号/乔子庆”的水印。(见附图2)作者行为构成剽窃,侵犯了我的著作权和署名权。龙邦老师写的新闻稿,叙述了我投诉未成的经过和法律界人士的看法。

 

龙邦老师新闻稿:

我的摄影作品被偷了!

《今日头条》作者涉嫌剽窃焦作老摄影家作品

龙邦 文图

9月30日早8时许,河南省焦作市民齐嘉杰先生向记者反映称,他的摄影作品被北京一家新闻客户端《今日头条》作者剽窃了。

 

个人摄影作品被剽窃,4次拨打举报电话都没人接

 

9月30日8时30分许,记者来到齐嘉杰先生家里探个究竟。据悉,齐嘉杰先生,今年75岁,2003年就成为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。

齐嘉杰先生说,9月24日,北京一家新闻客户端《今日头条》发表一篇题为《掰玉米、拔花生100元/天、拣烟叶60元/天的劳动力贵吗?》,其中一幅一农妇在玉米地劳作的照片是他的摄影作品,而照片的水印用的是“头条号/祝子庆”,并注明是作者祝子庆的“原创”。

齐嘉杰先生说,农妇在玉米地劳作的摄影作品,是他2012年9月24日拍摄于焦作市农村,同年9月26日首发于四月风网站齐嘉杰的博客,标题是巜玉米熟了》。

据了解,齐嘉杰先生2007年元月开始,把所拍的照片以博客《视觉日记》直接呈现,到今天为止,《视觉日记》已完成1223篇。据业内人士评价,齐嘉杰先生的摄影作品《视觉日记》,是以图像样本为核心,以视觉采样为手段,“不是审美的照片,而是提供了研究中国底层人存状态的视觉文献。”

齐嘉杰先生气愤地说,这几天,他一有闲暇时间,就按照头条号提供的投诉界面的提示操作,已经操作N次,均没有成功,“投诉界面应该是便于操作的,却没有想到这么不易,这不是堵住投诉者的通道吗!”

记者在《今日头条》页面上看到有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号码,齐嘉杰先生就用手机按举报电话号码拨了过去,电话没人接。后在10分钟内又拨打了3次,均接都没人接。

无奈的齐嘉杰先生感叹道,剽窃者可卑又可怜,中国知识产权保护之现状,呜呼!

 

记者留言说他的照片涉嫌剽窃,截至发稿时《今日头条》竟没了《掰玉米......》全文

9月30日下午3时44分,记者在通过《掰玉米、拔花生100元/天、拣烟叶60元/天的劳动力贵吗?》评论,给祝子庆留言:你的《掰玉米、拔花生100元/天、拣烟叶60元/天的劳动力贵吗?》一文,其中《1、掰玉米100/天》一节中所配农妇在玉米地劳作照片,剽窃了齐嘉杰先生的摄影作品。对此,您有什么要说的吗?

9月30日晚8时许,记者再次浏览祝子庆的《掰玉米、拔花生100元/天、拣烟叶60元/天的劳动力贵吗?》一文时,没有看到这篇稿子。又通过《今日头条》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“祝子庆掰玉米”,再也找到《掰玉米......》的全文了。

 

祝子庆侵犯了齐嘉杰先生的著作权中的发表权和署名权

 

9月30日晚8时15分,就齐嘉杰先生摄影被剽窃一事,记者联系到河南首鼎律师事务所康亚伟律师。

康亚伟律师说,依照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》第二条规定,齐嘉杰先生对其拍摄的摄影作品享有著作权,祝子庆侵犯了齐嘉杰先生的著作权中的发表权和署名权,齐嘉杰先生可以对其主张赔偿。

康亚伟律师认为,对于《今日头条》是否有侵犯著作权行为,得看其对文章有无审查义务,但是,在齐嘉杰先生向《今日头条》声明其发布的文章存在著作权侵权后,《今日头条》不做相关处理的,也构成侵权,齐嘉杰先生亦可向其主张侵权赔偿。

 

附图1:2012年9月26日我的照片首发网页截图:

1、【视觉日记712】玉米熟了( 25图)_齐嘉杰_四月风

附图2:2016年9月25日头条号作者祝子庆文章截图:

2、▲No



评论区
最新评论